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電影評論 >

《盜夢空間》影評:無限夢境與有限真實

來源:http://www.rmcvdp.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9-03-10 18:53閱讀:
《盜夢空間》影評:無限夢境與有限真實

    在《盜夢空間》電影結束,演職員表出現,音樂響起的時候,很多觀眾沒有像平常那樣馬上起身離開,而是耐心等待著。他們期望在最后能看到點什么,好解釋清楚結尾的陀螺到底停下來沒有,整個故事是個美夢還是噩夢。很多人還會在回去的路上和同伴展開爭論,分析影片中的種種問題和細節。這大概就是諾蘭電影的魅力吧。到底圖騰是怎么回事?影片涉及了幾層夢境?哪些細節暗示了結尾的真相?脫離夢境為什么非要如此麻煩的手段?在最下面一層的夢境中到底發生了什么?讓我試著在這里做一次解析吧。
五層夢境,六種現實
沒錯,夢里套夢這個點子不是《盜夢空間》第一個提出來,《紅辣椒》、《全面回憶》等影片都涉及到了夢中夢的概念。但諾蘭卻是把這個概念展現到了最極致的導演。整部影片可以看作是構造了五層夢境,每層都有其獨特的物理規律和心理時間。加上電影觀眾的參與,可以說《盜夢空間》展現了六種基于思想的現實空間。
第一種現實:電影中的現實。下一層入夢地點:從悉尼到洛杉磯的飛機上。
這是電影的故事和邏輯基準層。在這個層面上,主人公柯布無法回到美國和孩子見面,于是不得不為齊藤工作,率領團隊以羅伯特•費希爾為目標,展開了“植入想法”的行動。當然,也有人質疑這一層,認為整個電影可以看作柯布的一個夢,沒準就是他的團隊為了讓他擺脫梅爾的陰影而制造的。這種說法雖然有趣,但缺乏足夠的事實和細節支持。何況這一層是整個五層夢境的基礎,如此過度闡釋,會讓影片失去根基,這是諾蘭不愿看到的。
第二種現實,第一層夢境:下著大雨的優素福之夢。下一層入夢地點:優素福駕駛的車子上。
這是柯布展開行動的第一層夢境,夢的主人是藥劑師優素福——你會看到,剛進入夢境時,同伴們向他打趣:“開始做夢前也不上個廁所”“他就是一看見免費香檳就忍不住。”在這一層夢境中,一開始就出現了問題:那輛憑空開來的火車來自于柯布的潛意識,因為他無法控制它。凡是盜夢者都需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潛意識,這一點在柯布帶建筑學院的學生阿里阿德涅進入她的夢境時已經展示過了。一個訓練有素的盜夢者,在把自己的頭腦當作盜夢空間使用時,他會控制自己夢境中的防御者,不對進入夢境的人進行本能的攻擊,以便順利完成盜夢使命。但是由于柯布對梅爾念念不忘,加之他曾經很多年深入最下層的“混沌邊緣”(Limbo),使他經常無法控制自己夢境中的防御者,梅爾就成了一個夢境破壞者——這其實是柯布潛意識想留在夢境和梅爾相伴的表現。
第三種現實,第二層夢境:以酒店為背景的亞瑟之夢。下一層入夢地點:528房間。
在這一層夢境中,柯布非常巧妙地告訴了目標人物費希爾他就在夢中,并利用這一點讓他放下戒備,隨自己進入下一層夢境。這一層的目的就是減輕費希爾的警惕,為下一層中給他植入思想做準備。由于在上一層的優素福之夢中,武裝的防御者始終緊追不放,這個亞瑟之夢變得很不穩定,不但氣候突變,而且重力也隨著上層做夢者姿勢的變化而變化——這里有一個無法解釋的硬傷,即為什么只有這一層夢境中的重力會產生變化。我們看到,當亞瑟擺弄著失去重力的同伴們時,下一層的人卻絲毫不受影響,哪怕是爆炸的電梯里重新產生了重力的時候。
第四種現實,第三層夢境:雪山中的醫院,伊姆斯之夢。下一層入夢地點:醫院地板上。
這是柯布團隊設計的最終夢境,并把它偽裝成了費希爾的教父彼得•布朗寧之夢。費希爾之所以最后會接受了植入的思想,主要是因為在這個夢中,他見到了臨死前的父親,并發現他本來要說的不是“對他很失望”,而是經過伊姆斯修改偽裝過的“我很失望你想成為另一個我”。再加上同樣是添加進來的紙風車道具——這顯然是老費希爾送給他的童年玩具,代表著父親對他的愛和期待。被觸動了最深處的費希爾最終把植入的思想和自己希望父親認同的內心動機結合了起來,完成了這次Inception。但是由于梅爾的破壞以及齊藤在第一層夢境的死亡,柯布不得不再次進入最深的夢境:“混沌邊緣”(Limbo)。
第五種現實,第四層夢境:懸崖岸邊的城市,柯布與梅爾建成的混沌邊緣。
事實上,這一層不算嚴格的夢境,只是柯布的潛意識而已。我們會發現諾蘭的設計與已知的夢境概念很不一樣:一般人都認為夢境是非理性的,混亂無序的,超現實的,就好像《入侵腦細胞》里的畫面一樣。但在諾蘭的設定中,夢境都是理性、明確、條理、現實的,而種種非現實的混亂的東西都隱藏在潛意識層或者叫閾下意識層(subliminal consciousness)。這一層的意識往往蘊含著原始的本能和沖動,雖然不能被自我識別出來,卻占據了意識的絕大部分。在第三層夢境中,梅爾殺死了費希爾,本來已經導致了任務失敗,但阿里阿德涅忽然明白了,如同柯布當初的考試給她的提示一樣,夢境其實是一種非歐幾何結構,而不是“現實”中的歐式幾何結構。換句話說,《盜夢空間》中的夢境其實是一個封閉的圓形,而潛意識世界,也就是所謂的“混沌邊緣”(Limbo)能夠和所有層的夢境同時接觸!第一層夢境中的齊藤死后進入了混沌邊緣,第三層夢境中費希爾死后也會進入混沌邊緣。所不同的是,費希爾當時還沒有完全死去,只是在垂死狀態。于是阿里阿德涅想到可以進入混沌邊緣,找到費希爾,然后通過伊姆斯在第三層夢境中電擊費希爾的方法讓他暫時復蘇(這就相當于“踢醒”kick),然后在混沌邊緣中殺死費希爾就能讓他回到第三層,進入最后的房間——緊接著,幾層夢境同時開始踢醒階段,通過這種協同踢醒(Synchronize kicks)讓眾人穿越三層夢境醒來(阿里阿德涅要從四層夢境中醒來)。
第六種現實,第五層夢境:觀眾之夢?諾蘭之夢?
聽到結尾放演員表時響起的歌聲了么?那就是影片中提醒夢中人準備醒來的音樂,法國女歌手埃迪特•皮亞芙(Edith Piaf)的《不,我無怨無悔》(Non, Je Ne Regrette Rien)。這歌聲一起,顯然是暗示你其實也在一個夢里,就不知道該說成是觀眾之夢呢,還是我們一起進入了諾蘭的夢境。不過我認為這一層意思其實只是個噱頭,令觀眾和電影作者諾蘭的關系更加緊密而已。
名詞解析
雖然諾蘭把故事講得很清楚,但影片中還是有很多關鍵詞語會影響觀眾的理解,而另一些則隱含深意,匆匆放過會大大減低你的觀影樂趣,也會令你對影片的思考勞而無功。
Extraction盜取想法
即進入他人的夢境(或者把他置入你設計的夢境)得到他的思想和秘密。
Inception植入想法
把某種想法放入他人的頭腦,使它看起來就像是那人自己想出來的。
Limbo混沌邊緣
Limbo本來是基督教創造的一個詞匯。在但丁的《神曲》中,Limbo位于地獄的最外圍,荷馬、蘇格拉底等古圣先賢都在里面。他們和地獄中的人一樣永遠沒有升入天堂的希望。比那些因為犯了錯而在煉獄(Purgatory)中受折磨的靈魂還慘,因為那些靈魂最終還是可以升天的。
這里是潛意識的世界,時間幾乎是無始無終的永恒。每個在強效鎮定劑效果下進入夢境的人,如果在夢境中死去都會來到混沌邊緣。一般人在這里只有思想的碎片,無法形成真正的夢境——所以我們會看到,齊藤在混沌邊緣中的形象以及周邊環境就是影片開始時柯布設計的夢境的樣子,位于一座日式城堡中。進入混沌邊緣的人會喪失正常的記憶,猶如生活在混亂的噩夢中,而打破這個特殊夢境回到現實的辦法就是在混沌邊緣中自殺或者被殺死——喪失記憶的齊藤,以及主動放棄現實(陀螺)的梅爾都不記得這種方法了。只有柯布,因為他是這個混沌邊緣的創始者,同時他得到了梅爾創造的陀螺,能夠保持某種程度的清醒。即使這樣,在他去找齊藤時,也是齊藤無意的一句話才點醒了柯布,讓他記起了來此的目的。
Kick踢醒
由于是通過藥物作用進入夢境,不到藥力失效是無法出夢的。盜夢者會設計一種踢醒,來模擬現實中意外摔落醒來的情況。如果是夢中夢,那么就需要幾層夢中上下協同,共同踢醒,否則就會錯過(miss the kick)。進入夢中夢后,每一層都要留一個人,保持在本層清醒,來和上下層協同踢醒,這也是為什么柯布最開始設想最少需要四個人(柯布、優素福、伊姆斯、亞瑟)進入夢境的原因。
Totem圖騰
為了讓盜夢者自己不落入別人設計的夢境,同時也讓他保有分辨現實與夢境的能力,他就需要一個圖騰。這個圖騰必須親手制作,而且不能讓別人接觸,否則別人就會發現你圖騰里的小把戲,從而可以操控玩弄你的思想。圖騰得是一件別人不太注意的小東西,便于隨身攜帶。它在現實中和夢境里呈現出的物理狀態完全不同。舉例來說,亞瑟的骰子是灌鉛的,在夢境中,它會像正常骰子那樣,可以投出任何點子來。但在現實中,每次擲骰子都只可能是亞瑟知道的那面朝上。這樣就能把夢境和現實區分開了。阿里阿德涅的國際象棋棋子也是如此,她掏空了棋子內部,讓棋子重心不在中央,于是棋子在現實世界中倒下時不會像普通棋子那樣滾動,而是始終穩定地倒向一邊。但這樣說Cobb的圖騰陀螺就顯得比較奇怪了——從前面兩個例子能看出,圖騰的特性是在現實世界中呈現出不尋常的效果,而在夢境中則是正常的。柯布的陀螺則恰恰相反,它在夢境中會一直旋轉,而在現實世界中則會停下來。我個人傾向認為,柯布的圖騰是諾蘭最初設計的道具,他希望呈現出神秘而且富于戲劇性的效果(看看現在對結尾的討論就知道了),因此有些違背影片中圖騰的概念。
The Ending結尾
到底陀螺停下沒有?結尾是夢是真?以下一些細節不知你注意到了沒有:一,影片最后孩子們露臉了,而在前面的夢境中他們始終沒有過;二,結尾處兩個孩子明顯比前面夢境中大了些;三,陀螺已經開始不穩定地搖晃;四,柯布說過,你會想不起一個夢是如何開始的,而結尾我們能看到幾乎所有過程——在機場取行李,過關,見到岳父,回家,僅僅切換省略了回家的路上情況。因此,我認為諾蘭其實傾向于大團圓式的結尾。“整部電影都是一場夢”雖然聽起來很酷,但其實是毀了導演前面所有的設計。如同國外網友所說的,結尾之所以設計成開放式的,主要是為了在觀眾心中種下一顆懷疑的種子,完成諾蘭Inception的電影概念。
Wedding Ring結婚戒指
在影片中,柯布的結婚戒指是非常重要的道具。如果你留心一下,會發現以下規律:每個陀螺不停旋轉的場景中柯布都是戴著婚戒的,而所有陀螺最終停下的場景中他都是沒有戴婚戒的!事實上,柯布的婚戒在影片中成了分辨是現實場景還是夢境的最重要道具。當他戴著婚戒時,他就是在夢境中;當他沒有戴婚戒時,那就是在現實里。在柯布設計的三層夢境中,他都戴著婚戒出現,而在飛機上,有非常明確的畫面告訴我們他手上沒有戴戒指。在關鍵的結尾部分,我們看到柯布在去混沌邊緣找齊藤時是戴著戒指的,到航站樓時則沒有,然后見到岳父,回家,旋轉圖騰……始終都沒有戴戒指的痕跡。這從另一個角度說明結尾柯布應該是在現實之中。
其他象征
諾蘭在影片中大量指涉了建筑學、數學、心理學、神話宗教等概念,其內容之龐雜使我無法一一指認出來,這里只列舉幾個,也希望讓它成為刺激你思考的一種Inception!
Cobb:這個名字來源于諾蘭早期影片《追隨》中的角色,這個中世紀英語人命的含義是lump,有數學上“歸并”的意思。
Arthur:與亞瑟王同名
Ariadne:阿里阿德涅這個名字來源于希臘神話,這個國王Minos的女兒,和特修斯相愛的女神曾給了情人一個線團,幫助他走出迷宮。
Mal:在法語中(注意諾蘭特意選擇了法國演員瑪麗昂•歌迪亞來飾演這個角色)這個詞是疾病和不適的意思。可以引申為某種壞的東西。
528491:影片中費希爾脫口而出的一串數字,柯布利用它設計了第二層的房間號。至于這串數字是不是像《迷失》中的4,8,15,16……那樣有什么古怪的說道,則還沒有發現。
無限的樓梯:很多人看過亞瑟設計的那個循環樓梯,都會想到莫比烏斯環。但這是不正確的。莫比烏斯環的關鍵意義在于其拓撲結構,也就是空間折疊。影片中的樓梯其實來源于著名荷蘭著名圖形藝術家,錯覺大師埃舍爾(M.C. Escher)。尤其是名為《上升與下降》(Ascending and Descending)和《無限樓梯》(The Infinite Staircase)的兩幅版畫埃舍爾的畫作非常著名,常以驚人的意象探索視覺錯覺、建筑、數學和哲學等等問題。埃舍爾曾說:“在我的作品里,我想證明,我們生活在一個美麗、秩序井然的世界里,而不是一個漫無標準的混亂世界里,雖然它有時候看來如此。”從諾蘭對夢境的理解來看,顯然他是遵循埃舍爾的思路去拍攝電影的。
其實,哪怕你對上面這些全無概念,《盜夢空間》一樣可以看得很爽。作為頭腦體操的話,自然會得到更多了樂趣——盡量別過度闡釋就好。毫無疑問,《盜夢空間》與如今通行的大片完全不同,有人甚至把它和奧遜威爾斯的《公民凱恩》相提并論,不是說《盜夢空間》已經達到了這般高度(事實上諾蘭為了觀賞性和通俗性做了很多很多的妥協),而是說兩人都有種以電影為思想實驗的態度。《盜夢空間》是否神作其實并不重要,它帶來的“電影可以這樣拍”“電影可以講這樣的故事”的理念才是最重要的。同時,《盜夢空間》也告訴我們,永遠不要低估觀眾的理解能力。只要認真拍的電影,永遠有人能看,有人能懂。


觀后感 http://www.rmcvdp.live/yingping/13235.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rmcvdp.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福彩中奖查询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