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觀后感1000字 >

《百鳥朝鳳》觀后感1500字

來源:http://www.rmcvdp.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6-05-15 11:38閱讀:
《百鳥朝鳳》觀后感

看了電影《百鳥朝鳳》觀后感就是:沉重、壓抑、無奈。
電影最后,游天鳴一個人站在焦三爺墳頭吹奏《百鳥朝鳳》的情節,我實在是沒忍住,哭了。影片結束后,發現居然有四分之三的人沒有立即起身離場,我仔細觀察了一下來看這部電影的觀眾,年齡多是80后、90初的觀眾,女性觀眾占60%,男性觀眾占40%,一半以上的女性觀眾都還沉浸在電影情緒中沒回過神,抹著眼淚,一半的男性面露沉重,看著抹著眼淚的女生。個人認為能生出這樣的情緒來的大多都是有過類似親身體驗和感觸的人。

我生長在四川農村,白事在中國農村是一件特別濃重的事,在我們老家也一樣,哪家有喪事就會請到“道士”到家里做“度亡道場”。四川那種民間“道士”并不是真正的道士,(對于他們來說這只是一門手藝)是一種佛、道、巫(地方民間信仰崇拜)融合的產物。這些“道士”確切來說是術士,正真的僧、道(出家)他們是要遵守清規戒律的,并且長住寺廟、道觀中…這些術士在民間多是家族、師徒相傳、無任何清規戒律…佛道的金典多數人是一無所知。他們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念經超度,同時兼樂手,受到川劇的影響,伴奏樂器也都是川劇里常用的幾種樂器:小鼓、堂鼓、大鑼、大鈸、小鑼,嗩吶。其中打鼓的是指揮,其他人演奏完全看他的手勢。道場,是四川人對死者奠祭規格的量度。《百鳥朝鳳》里講的陜西一帶喪事操辦分為4臺、八臺和最高級別《百鳥朝鳳》,和電影里一樣,我們老家道場也分類,分類標準主要是看價錢,由價錢來制定相應的“套餐”。一般百姓,做一天道場算是盡了孝子的心;有錢人家老人歸天,做三日、五日、七日的道場是常有的。

除了請道士到家來做道場,喪事中還有一個儀式感特別強的環節,就是“抬棺”,農村流行土葬,我們川渝一帶丘陵土坡,道路難行,由八個壯漢將棺材架起來,必須通過喊號子來統一節奏,喪葬號子節奏緩慢、旋律悲傷,八個人前后呼應,聲音卻能響徹山谷。讓所有送葬的人們無一不為之動容的。

   還有一種號子,僅存在我的兒時記憶當中,十歲以后就再也沒聽到過了。離我家不遠的山頭上有個石場,平常在院子里玩耍都能聽到石場里傳出的號子聲,按照我們川渝一帶號子的分類,這個應該是石工號子。石工號子鏗鏘有力,節奏輕快,旋律簡單,瑯瑯上口!

   以上三種文化,如今在我們老家呈現三種不同的狀態。
   “道士”這個職業得到的很好的傳承和發展,我的爺爺奶奶外婆都在大前年前年去年相繼離世,我親自參與了三次喪事。大前年爺爺的道場和去年外婆的道場上就有了很大的發展。加入了很多新鮮的項目,還引進了一些先進設備。我在他們空閑的時候做了一些了解,他們多是家族繼承、師徒相傳。首先是傳承:第一:經文;他們要熟背喪葬里會用到的所有經文,我也大致翻看了一下,大約五經書,每本約150頁左右,要求吐字清晰,語速要快。第二、樂器;小鼓、堂鼓、大鑼、大鈸、小鑼,嗩吶這幾種常用的樂器必須熟練,二胡、笛、簫、笙等也必須會吹彈那幾首喪葬上常用到的曲子。第三、毛筆字;幫喪家抄寫經文,一手好字代表了他們“道士”的職業基本素養,我親眼看到一位“道士”隨身攜帶《王羲之蘭亭序毛筆字帖》,空余的時候便拿出來逐字逐筆的研究著,十分刻苦,而他的學歷僅僅只是完成了九年義務教育。第四:寫祭文;“道士”根據喪家家屬提供亡人的生辰八字,一生經歷,寫一篇感天動地的祭文,要求極高,我覺得我們如今的高考高分作文也未見得比他們寫的出彩。由于他們這個行業是沒有固定團隊的,所以以上四點要求非常嚴格,你必須全部掌握甚至精通,過程和《百鳥朝鳳》里一樣,基礎功的學習是嚴苛而枯燥乏味的,當你學成之后,你的師傅覺得你可以出師另立門戶的時候,也會搞個儀式,師傅會請到當地所有的道士以及德高望重的老人來進行考核,眾人來評定你是否夠格出師。其次是發展,他們會到各地進行學習觀摩,還有四川一帶的喪葬從業者每年都會約定俗成的相聚青城山,進行行業探討,互相學習進步。所以“道士”這個職業在我們老家發展的很好,個個收入不菲,這兩年不斷看到有年輕面孔出現在這個行業當中,總歸讓人看起來是有希望的。
   “抬棺”不容樂觀,抬棺材的人我們稱之為“抬棺匠”,他們不像“道士”一樣是職業的,“抬棺匠”一般都是鄉鄰來進行幫忙的。如今年輕人基本都外出打工了,農村只留下老人和小孩,已經沒有了勞動力,大前年我爺爺下葬的時候,只請到六位會喊號子的“抬棺匠”,平均年齡應該有五六十歲了吧,抬棺必須是8個人以上,還差兩個怎么辦,四處找人,好不容易找到兩個看起來比較壯實大爺,還不會喊號子,現教現學!去年外婆下葬的時候,由于外婆住在鎮上,墳修在二十里外的村子里,道路遙遠,8個“抬棺匠”肯定是抬不到的,所以就想著找兩撥人換著來抬,這就需要16個“抬棺匠”,想法自然是好的,可是想想爺爺下葬湊齊8個人都那么難,何況16個人的隊伍,因為這個事兒家里還鬧出了些許的不愉快,甚至商量著要去另一個縣城請一撥“抬棺匠”來幫忙。“抬棺匠”他是義務的,農村人向來都愛相互幫忙,為自己今后謀善謀德。但是這“抬棺匠”沒有收益便沒人繼承。那抬棺的大梁都已被老人們拱了起來,那悲涼的“抬棺號子”更是無人傳唱。
  “石工號子”已經絕唱!我家附近的石場早已樹木繁盛,沒人在開采石頭,即便需要開采石頭,也無“石工號子”的用武之地!
   “抬棺號子”和“石工號子”應該算是我最早接觸的音樂方式。而如今我只能模糊的記得旋律,那個旋律在我聽來是動人的,想要再次聽到卻是太難!在我學習音樂之后就不曾停止想要將他們記錄保存下來,但是這卻也不是一樣容易的事情,心不甘情不愿卻也無可奈何! 觀后感 http://www.rmcvdp.live/ghg1000z/7766.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rmcvdp.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福彩中奖查询器